不似少年游

冰雪洗我

传奇之所以是传奇,大概是它们结束的时候都有一种宿命般的荒谬。

这次没有赛场上的魔王,
只有他们心里的魔鬼。

死硬派骑士

我以为他的角色是什么出尘入世、清透明澈的精灵少年——可那也太过浅薄,看他温柔明净的皮相,怎么能想到骨头却是凛然冷酷的冰雪。

他在尘世硝烟里赤脚前行不觉炎热并非有人为他绿影遮阴,而是他的的确确行走在名为骑士道的漫无边际冰原上,原来苦痛也可以用曾经沧海难为水来形容。

是沉默的牺牲者,决然的理想者,坦荡的无畏者,温柔的勇敢者。

是光。

骑士这个词总觉得又孤绝又温存,甚至一瞬间想起的俱是为风流韵事葬送掉生命的蠢货,愚忠绝非美好品德,所以安迷修又骄傲又自负称自己为最后的骑士。

那是真的没错啊。

玫瑰和剑都是他的,恪守不渝的骑士道,坚持自己的正义,也绝不迟疑的信仰着自己。

有坚守的正义,有拔剑相助的坦然,有垂眼不语的温柔,有针锋相对却互相认可的宿敌。
何其圆满。

骑士,就这么走下去吧。

你所坚持的必定不负你,你所爱的必定不害你。

你就当个白衫双剑的翩翩少年,眼里有光,心中有火。

都在燃烧。